当前位置:高校体育 > 体育知识 > 正文

黑色靠谱赚钱真实路子,快速赚钱的黑色路子

  • 体育知识
  • 2023-01-12
  • 16
  • 更新时间:2023-02-07 04:35:43
黑色靠谱赚钱真实路子,快速赚钱的黑色路子

内容导航:

  • 求人办事的厚黑生意经!行走商界必备
  • 赚钱,才能让一个人通透!
  • 机构隐匿47亿收入,医托也能月入6万:起底“黑医美”暴利
  • 一、求人办事的厚黑生意经!行走商界必备

    最近超级崩溃,心累死了,压的胸闷呀,拼命运动都不能解压,好焦虑!现在坐在这里静静的屡屡才发现,原来所有的堵都是自己给自己添堵,想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好,但是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又不敢怠慢,总觉得自己能沟通协调好,殊不知面子工程只能一次两次,第三次就不好使了,也是自己功底不够。

    五一的时候报了三天的总裁班管理课程,课堂上老师讲“求人办事的厚黑生意经!行走商界必备”。说真的这个“经商厚黑学”的课程,我听的非常不认真,因为我自己太骄傲,拉不下脸去求人办事。

    可是最近我真的体会到了这堂课的精髓。生意场上,求人就事需求把握一些厚黑生意经,既要有“厚”的态度,能拉下脸去求人,不能太爱体面,又要有 “黑”的技巧,长于利用本身全部资源来求人就事,如此,才更容易成功。回顾之前所学加上自己最近的亲身经历,总结七点:

    一、四面出击,广结善缘

    生意场上求人就事,不能平常不烧香,临时抱佛脚,要在平常就堆集求人就事的资源,四面出击,广结善缘,人脉圈丰厚了,各方面的朋友多了,靠求人就事来挣钱的路子自然就广了。相反,经商厚黑学以为,假如平常不烧香,比及需求时才“临时抱佛脚”,那即便你抱得很紧,下的功夫很大,往往也会被人无情的回绝。

    二、冷庙烧香,积储情面

    “困龙犹有上地利”,生意场上,可以协助你的人并不一定便是那些得志的显赫人士,冷庙烧香,对那些有能力有志向却暂时处于低层、郁郁而不得志的人予以协助,那么,等其日后发达了,再去求他就事,那就会顺理成章,这是一种积储情面、投资情面的经商厚黑技巧,就如同当年的胡雪岩一样,之所以能成为显赫一时的红顶商人,便是因为在其贵人王有龄落魄时,可以施以援手。

    三、放下体面,万事可为

    死要体面活受罪,脸皮薄的人经商很难挣钱,求人就事更不可能成功。因为求人就事,便是考验你脸皮的薄厚程度,许多时候,都需求热脸迎向冷屁股,需求低声下气,有时候乃至需求有下跪求人的勇气,即所谓脸皮厚,吃个够。所以,生意场上求人就事,需求将经商厚黑学的“厚”字功练到家。

    四、软磨硬泡,死缠烂打

    求人就事,还需求练好经商厚黑学的“磨”字功,能做到软磨硬泡乃至死缠烂打,要能与所求之人比拼耐心,千万不要惧怕被回绝,一次不可就两次,两次不可就三次,要相信火到猪头烂,时间长了,即便这次的工作实在求不下来,那混一个熟面孔,也能为下一次求人就事打下良好基础。

    五、请客送礼,礼到事成

    生意场上求人就事,许多时候离不开请客送礼,只要对方把你的饭吃了或把你的礼收了,那基本就代表事办成了,毕竟吃人嘴短、拿人手软。经商厚黑学以为,生意场上请客送礼不在于花费多少,关键在于“敢送”和“会送”,送得巧妙,送得得体,送得让人舒服,那就到达最佳效果了。

    六、甜言蜜语,动人心房

    生意场上求人就事,要多说顺耳之言,也便是多说赞许,多送高帽子,不要觉得不好意思,这是成本最低廉的技巧。当然,赞许也是考究技巧的,必须是恰如其分的,能让对方感到你的诚心诚意,那些信马由缰、不着边际、言不由衷的拍马屁,只可能会起到反效果。

    七、事前求人,过后谢人

    生意场求人就事,是考究互通有无、有来有往的,不能求人时好话说尽乃至阿谀奉承,事成后,就不知恩义、小人得势。经商厚黑学以为,如此求人就事,会让对方觉得世态炎凉,伤心入骨,而对于你本人来说,也会让你在生意场的形象一落万丈,之后再有求人就事的需求,那恐怕便是难上加难了,会堵死你以后经商挣钱的情面路子。

    PS:对于我个人而言,总结我来容易,做起来真的好难,我觉得我能这么低声下气的去求人帮忙,已经打破我的底线了,功底真心不够

    二、赚钱,才能让一个人通透!

    这是一个金钱的社会。有钱走遍天下,无钱寸步难行。所有不赚钱的人都是不务正业的。真实的社会是用金钱推动的,而不是由幻想推动的。

    穷人们往往是幻想最多,最喜欢沉迷于虚无缥缈的感情世界的一拨人。

    因为他们满脑子都想着一些与赚钱无关的事情。他们也不会去赚钱。他们只是出卖自己的时间精力挣钱续命而已。

    他们脑海里面的世界并不贴近真实的世界。他们的认知也并不贴近这个世界真实的运作规律。所以他们口袋里就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    而富人的认知是无限趋近于这个真实的世界的。因此他们口袋里就有自己想要的一切。

    我们必须要承认的是,赚钱才能让一个人通透!

    听课、看书、谈情说爱等都只会让一个人蠢。

    从现在开始逼着自己去赚钱。用思维模式用认知赚钱,而不是单纯的出卖时间精力和技术。

    你必须要让自己的赚钱方式更高级一些。这样你才能够吸引到高级的顾客赚到大钱。

    一开始会很难,因为你已经习惯了低级的挣钱。但是相信我只要你多去实践几次。

    你就会变得越来越聪明。你会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更加深刻。你会真的了解这个社会的运转机制。

    那么今天龙叔就分享三种富人思维,拔高你的认知。

    第一,用钱节省时间精力,外包重复劳动

    穷人因为缺少钱,就很容易陷入一种稀缺心态。他们会下意识地做人做事,把钱放在第一位,而忽略更为宝贵的东西。

    看似得到了短暂的利益,但最终一定会走向亏损。

    他们对金钱的认知太浅薄了。他们认为钱就是钱。

    而富人则身为钱,是智慧,是人脉资源,是口碑。钱本身反而是最不值钱的。富人懂钱的核心,所以才能真的赚到钱。

    当你想要赚大钱的时候。你首先就要学会把钱当工具用钱节约那些更宝贵的东西。比如你的时间精力。那些是最宝贵的,因为那代表着生命。

    尽可能地把那些重复劳动外包出去,自己做本专业的事情。

    穷人们总是喜欢自己承担更多的重复劳动。他们觉得这样可以节约钱。其实是捡了芝麻,丢了西瓜。

    你必须计算一下你的时间成本是多少?比如你一个小时的成本是200元。那么你就要放弃拼多多砍价和拉人,放弃淘宝种水果,放弃无意义的社交。

    因为它们看似让你得到了点钱,实则让你亏损了。

    第二,不要一直学习,要去实操赚钱

    很多人说穷人赚不到钱,是因为没有学习。其实并不是!你看现在市面上那么多廉价的大学生,他们都学习了十几年呢。

    他们学习了,可是却依然领着微薄的薪水。

    原因就是他们所学的一切都和钱无关。他们所学的一切都是致力于让他们成为一个好的员工,领取微薄的薪水。

    所以他们最终也获得了这样的结果。我们必须看的结果,不能够听那么多高大上,虚无飘渺的话。

    现实就是只有当你真正的去赚钱。你才知道要学习什么,你才知道钱需要你干嘛。

    光听那些理论是没用的,你必须实操。

    一切都在你实践的过程中。如果你现在还没赚到钱。那么你就要想一想自己是不是学错了。你要去颠覆一下自己的所学,所想所思。

    不然的话,你依旧是个穷光蛋。

    旧的方法只能够得到旧的结果。只有新的方法才能够带来新的结果。

    人的成长在于颠覆,而不在于重复!

    第三,想赚大钱就要适应风险,懂得借力

    你想要赚大钱,首先你就要突破自我的限制。你要突破那些传统的观念。比如说长辈们口中常说的铁饭碗,好编制。每个月领点死工资,安安稳稳过日子。

    他们觉得赚钱是一辈子的事情。当你也拥有这样传统的思维的时候。你就会自动地陷入一种老鼠赛跑的困境中。你赚的钱永远不够花。你永远没有被动收入,你永远要每天上班。短期来看,你并没有承受什么风险,可是长期来看,你痛苦了一辈子。你畏手畏脚的,永远在为生活计较。

    但事实上你可以走另一条野路子。

    这条野路子充满了未知和风险。它不需要你用一辈子赚钱。你只需要用两三年,就可以赚到很多人穷其一生赚不到的钱。

    那么这条野路子是什么呢?那就是借助时代红利,走非传统的道路。

    比如说短视频直播写作等赛道。你抓住当下那个风口,疯狂努力个几年。成功了,你就是那个两三年赚到别人一生财富的人。不成功,你将一无所获。

    世界是很公平的。甘蔗没有两头甜。你不既然安全又要大钱。大钱永远是充满未知和风险的。

    三、机构隐匿47亿收入,医托也能月入6万:起底“黑医美”暴利

    撰文 / 陈畅

    编辑 / 杨洁

    千和医美隐匿收入超47亿元的消息震惊了业界。但在大众感慨“医美暴利”的背后,医美上游企业中华熙生物的年营收也不过才不到50亿元。中游的医美连锁机构们却盈利能力薄弱,上市进程也并不顺利。医美的“暴利”,到底是怎么都被千和医美这样的机构赚走的?

    “想过医美暴利,但没想到如此暴利!”一位网友感叹说。

    近日,“杭州一医美诊所隐匿收入超47亿”的热搜新闻震惊了业界。根据媒体报道,从2017年1月至2021年11月,当地一家名为“千和”的医疗美容诊所在为客户提供医疗美容项目服务时,利用个人银行账户收取服务款,共计隐匿服务收入47.55亿元,未计入财务账,因偷逃税被相关部门处以罚款共计8827.27万元。在此期间,该机构隐匿收入孳生的利息收入为2879.68万元。

    千和医疗美容诊所(以下简称“千和医美”)背后,其51岁的女老板于文红在医美圈“颇有名声”。据公开信息,其在2010年成立了千和医美,官方资料中介绍她说,“从一无所有到身家过亿”。

    然而,就是这位所谓“成功人士”,却在千和医美成立的第二年,就登上过央视的《焦点访谈》,节目中称,于文红没有职业医师资格便给消费者做手术,并收取了高达12万元的手术费用。而也有媒体报道,一位消费者花高价在千和做完鼻子整形手术出现后遗症,之后千和医美被要求停业整改。

    时隔多年,千和医美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。其5年内40多亿元的隐匿收入,也将医疗美容行业的暴利和乱象再次推到聚光灯前。

    近年来,在颜值经济的催化下,医美概念曾引来众多关注。但在二级市场上,目前上市的医美行业公司多集中在上游企业,包括华熙生物、昊海生科、爱美客等。但在2021年,华熙生物的营收为49亿元;爱美客和昊海生科则均不到20亿元。

    与此同时,医美连锁机构们却盈利能力薄弱,上市进程也并不顺利。今年年初,整形美容连锁集团伊美尔在港交所的招股书失效,冲刺IPO遇阻;从2018年到2020年,伊美尔已累计亏损2.1亿元。而千和医美隐匿的收入,却已经接近医美上游头部上市公司一年的营收。

    事实上,开办一家正规的医美机构投入巨大。中游的医美整形机构们“赚钱难”,不受资本市场“欢迎”的同时,反倒是一些资质并不齐全的“黑医美”机构们,通过在设备或产品上做手脚,却赚得盆满钵盈。

    但这条路上,也隐藏着无数的坑。越来越多的想要变瘦、变白、保持年轻状态的消费者们走上医美之路,但等待他们的却可能是乱收费现象,以及医师无执照、医院无资质、医疗设备和材料不正规的“三非机构”。“在这些黑医美机构眼里,女孩们只是一个个待成交的单子。”一位业内人士直言。

    医美风刮向年轻人,贷款也要做手术

    千和医美掀开的只是医美暴利的冰山一角。

    在成都的白小强是2019年“误打误撞”进入医美行业的。他在一家第三方引流公司做运营,但他发现,说白了,这家公司就是给医美机构做“拉人头”的生意,在这里员工月入五六万元轻轻松松。这让白小强觉得,“医美太赚了,简直是暴利中的战斗机。”

    在北京上班的年轻姑娘肖虹最近回杭州县城老家,发现了一件颠覆自己想象的事。“我以前的女同学们几乎都做了医美。打针是最基础的,一些人还大胆地做了双眼皮和隆鼻。见我脸上一点没动,她们甚至调侃我‘看起来土,几年都毫无变化,舍不得给自己花钱’。”肖虹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。

    主攻鼻整形的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美容外科主任、整形医生师俊莉最近忙得不可开交。其发现,在暑期,很多高考生、大学生、留学生都来就诊,她在坐诊日一天要进行十几台耳朵整形手术、两到三台鼻子整形手术,复杂一点的大手术通常要提前1-3个月预约。

    据天眼查数据,截至目前,国内共有8.6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“医美、医疗美容、整形”,仅2021年新增注册企业数量为3万家,年度注册增速高达50.9%。其中个体工商户占比30%,成立于1-5年内的医美企业占比超8成。从地域分布上看,广东有1万余家企业,数量最多;山东则排在第二。

    医美入局者们看中的是行业背后庞大的市场需求。据艾瑞咨询数据,2019年,中国医美市场规模达1769亿元,预计2023年将达到3115亿元。另据Frost&Sullivan;数据显示,2019年我国医疗美容服务渗透率仅2.5%,远低于日本的4.8%和韩国的12.8%,未来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。

    在这样的背景下,医美也开始走向“大众化”,尤其是“轻医美”,即无创“非手术”的医美项目。随着颜值经济的兴起,包括玻尿酸、水光针、除皱针、热玛吉、超声刀等各类医美名词,越发频繁地在社交平台上被提及。在小红书上搜索“医美”二字,瞬间可以涌出超过31万篇笔记,涉及项目选择清单、医美体验感受、疼痛等级等内容分享。

    轻医美即无创非手术的医美治疗风险更低,更容易被大众接受。有机构预计,到2023年它将占据医美市场的半壁江山。

    轻医美的价格更加友好,也大大降低了做医美的消费门槛。医美不再是中产人群专属,已开始吸引了很多95后的年轻人甚至未成年人。

    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在100家医美机构消费人群中的调查结果显示,半数以上用户每年在玻尿酸注射上的预算在2万元以上,其中24%的用户年均预算在5万元以上。而在其中,值得关注的是,有超过70%的学生党或初入职场的年轻打工人年均玻尿酸预算也从2000元到2万元不等。

    白小强也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现在很多医美用户并不是大家想象中“有钱、有闲”的中年人。他见过的客户中,未婚姑娘为了求偶、年轻的离异女性想要改变自己,还有在娱乐场所工作的女孩认为这是工作需要,都希望通过医美改变自己。她们做的项目普遍以割双眼皮、隆鼻、脂肪填充、隆胸为主。甚至处于爱美阶段的高中的学生们,也不吝于通过整容进行改变。

    “我曾经有一个客户是街边理发店的洗头小妹,她想要做隆胸。手术费总计10万元,她宁愿自己贷款5万元也要做。”

    而价值观并未成熟、涉世不深的年轻人们来说,也就更加容易掉进暴利“黑医美”的坑里。

    图/视觉中国

    家中床上也能做手术,为机构拉客月入6万

    90后北漂女生陈炎说,自己前不久刚刚被一家美容机构“绑架”了。有一天,她突然接到了北京一家美容机构的电话,告诉她可以免费做价格上千元的抗衰项目。禁不住诱惑,她前往这家机构进行体验。但据她表示,自己只是躺在仪器面前做了半小时,项目就结束了,而随后,她接受了机构里的“医师”长达两个小时的游说。“他们让我办卡,说原价上万元的卡只要6000元,我钱不够也可以先办消费次数少的卡,把名额先占上。”但她问起对方的资质时,得到的回答却含糊不清。感觉到不对劲的陈炎不敢接受,却被不断纠缠,“幸好我男友在,最后我才得以脱身”。

    无独有偶,陈炎的朋友杨梦也说,她被自己常去的美容机构吓到了。她在这家机构中已经是“老客户”了,原来开办的是6999元6次的“超皮秒”年卡,后来还干脆升级到了1.6万元的综合年卡。但最近一次消费时,美容师又让她再花2万元“升级补差价”。杨梦说,她提出拒绝后,这位美容师的态度却顿时变了,声称她“如果不升级,项目见效慢就和机构无关了”,并说“别人20多万元办卡都没眨眼”。而这些话在杨梦看来,其中难免夹杂着“威胁”的意味。

    在医美机构中,普遍存在着“乱收费”问题,不仅项目价格偏贵,在消费中也常常要求用户预付费办卡,让“求美者”们支付更高的经济代价。

    不少医美机构为了拉客,与消费者之间往往存在“中介”渠道,可能是个人,也可能是其他机构。医美机构们则要对这些渠道提供较高的返佣比例。在这样的模式下,因为有中间环节参与了分成,依赖这些渠道的医美机构自然也要想方设法提高收费。

    白小强之前所在的公司就是这样的渠道“中介”,在网络上进行营销获客。“每拉一个人,医美机构返给我们公司30%-40%的分成。消费者做一个2万元的手术,至少6000元是进入我们口袋的。”白小强清晰地记得,他自己一个人在一年时间内,就用一个账号为各美容机构做出了140万元的流水,“分到公司就是80万元,且我们每个人运营的账号不止一个”。他所在的公司不大,员工一共只有20几个人,暴利程度也可想而知。白小强说,那时的自己,月入五六万元是“家常便饭”,公司的高管们也很快就实现了买车、买房。

    为了降低成本,这些医美机构也会使用“小医生”,或者没有医师资质的医生上岗。甚至使用假针剂、假设备,以从中牟利。

    “随着医美产业的快速发展,各路淘金者汇集,加入医美产业大军,行业开始鱼龙混杂,参差不齐。大量医美机构本就是抱着赚快钱的投机心态,开始脱离医美本质追逐商业暴利,引发了诸多行业乱象,受害者轻则伤身,重则送命,抹黑了整个行业。”海南博鳌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邓之东说。他所指的很多医美“投机”机构,就是外界常说的“黑医美”,业内称之为“三非”,即非正规机构、非正规医生、非正规药品。

    师俊莉也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对于正规医美来讲,医院合规成本、药物成本、仪器成本、缴税成本都花费巨大,而“三非”医美机构无疑想花最少的钱、赚最大的利润。她举例说,她所在的医院光手术室就有60多间,手术室里还要有净化过滤、无菌消毒、手术灯、麻醉机等配置。“有的黑机构能去酒店开一间房做手术,能花费多少?”

    师俊莉自己是整形外科研究生毕业,经历了出国学习,花了10年时间才得到了独立操刀的机会。对于很多机构培训几天就拿证上岗的“医师”们,她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愤怒之情:“非法上岗是一种非常不负责的行为,他们对医疗、对患者、对生命丝毫没有敬畏之心。”

    师俊莉说,她接待过一位对隆鼻效果不满来进行调整的女孩。但当她问及第一次手术在哪做的时,对方竟然回答说,是在自己家中的床上,由一位“认识的姐姐”做的手术。“这事听起来离谱,但现实情况确有发生,十分可怕。”师俊莉称。

    在此情况下,三非医美机构致人毁容甚至死亡的新闻,也并非少见。

    2022年8月,据正观新闻报道,西安一位所谓整形科“主治医师”在自己就职的整形医院进行自体脂肪丰面颊(填充术)术中发生“麻醉意外”不幸身亡。2021年12月,河南广播电视报道称,开封一女子因微整形手术失误成为植物人,其主刀医生无行医执照。2020年10月,央视新闻报道称,江苏徐州一21岁女孩花14.5万元在整形机构做隆胸手术、隆鼻手术及唇部塑形手术,在手术台上意外去世。

    2022年央视“3·15”晚会也谈及医美行业乱象。节目中报道称,市面上有所谓的“医美速成班”,号称加入者“0基础、6天”即可拿到一张“高级证书”执业上岗。

    艾瑞咨询《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》中披露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,我国合法合规开展医美项目的机构仅占行业14%,合法医美医师比例仅有28%。相反,“黑机构”数量超8万家,是合规机构的6倍,非法执业者超过10万人,且市面流通针剂正品率只有33.3%,也就是1支正品针剂背后伴随着至少2支非法针剂的流通。

    央视网指出,非法医美场所90%以上的设备都是假货,每年非法黑医美致死致残10万人左右。

    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胡尔玮律师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目前对“黑医美”的监管属于打击非法行医的范畴,案件来源主要是群众举报和社区网格化巡查发现。

    据天眼查信息,近三年中,医美领域的法律诉讼事件达万余起,排在前两名的分别为肖像权纠纷和医疗服务合同类。

    但是,仍然有不计其数的年轻人被三非机构带进了坑里,即便贷款也要去做医美。

    邓之东表示,尽管医美行业经营环境监管趋严,但不影响市场对行业的发展预期;医美行业仍有着庞大的消费群体、强烈的付费意愿、高昂的客单价、不低的消费频次,这些都形成了医美行业巨大的市场需求,某种意义上讲,这也是一种“刚需”。

    师俊莉则提出,三非机构诊疗成本低,很多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人风险和安全意识不够,容易图便宜,并没有认识到医美其实是件“很严肃、很科学”的事情。

    获得了数量庞大非法利润的三非医美机构,也更不惜投入利用各种渠道营销,如在网上“种草”,甚至请来“医托”带动。如师俊莉所说,年轻人们缺乏相关认知,也更容易被“忽悠”。

    “在小红书、微博、知乎等不少社交平台上,都分布着大量黑医托,他们几乎无孔不入,伪装成行业的熟悉者、专家、大V等,一边向大众贩卖容貌焦虑,一边向客户吹嘘推荐哪个整形机构好,再把他们介绍到相应的机构做手术拿分成。”白小强说。

    对此,《新京报》也曾报道称,在小红书里,大量的“医美体验种草帖”都是由医美机构通过营销团队雇佣写手完成,一条假种草帖,只需花费5元。

    只在公司待了一年就了解了不少内幕情况后,白小强决定辞职退出这个行业。“有一次,一个女孩通过我介绍去机构做完手术,她还专门发贴感谢了我。但我看到了之后非常难受,她这不是被我卖了还帮我数钱吗?我有个同事做得我觉得更过分。有一位接受了介绍做医美失败的客户,来寻求修复方法,结果她被同一个人再次介绍到了另外一家三非机构。也就是说,这个人被我们‘二次收割’了,而且做修复手术价格还更贵。”

    “我良心上过不去。”白小强无奈地说。

    图/视觉中国

    医美机构上市难,暴利都被“三非”赚了?

    在千和医美隐匿收入47亿的新闻曝出后,市场更关注医美行业的盈利问题。

    上市的“医美三巨头”中,2021年华熙生物营收为49.49亿元,昊海生科营收为17.66亿元,爱美客营收14.48亿元。但事实上,这三家上市公司主要从事的是上游端医美原料供应链业务。对此,也有财经人士质疑称,往往一个行业上游端是最赚钱的,但到了医美行业,却显得如此不同。一家中游直接面向C端的医美机构,隐匿收入便碾压了大多数上游的上市巨头。

    而同时,千和医美的隐匿收入,也超过了一些准备上市的连锁医美机构。2022年4月,明星刘涛代言的美容连锁品牌美丽田园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,冲击“美容院第一股”。根据招股书,2021年美丽田园收入为17.8亿元,净利润2.08亿元,拥有超7万会员,活跃会员平均消费约超过2万元。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的伊美尔,在2021年营收只有8.11亿元。

    多位业内人士也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表示,做医美,营销和获客成本很吃利润。“大概40%-50%都是市场费用,获客成本通常在5000-7000元左右。”柠悦医美创始人靳鹏曾向媒体称。

    师俊莉也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两年前她跟业内同行交流,获得过业内的共同认知是,只有1/3的民营医美机构是赚钱的,有1/3是不赚不亏,另外1/3则是处于亏损状态。而近两年,“因为疫情影响的原因,有很多民营医美机构都已在生死边缘挣扎”。

    据Frost&Sullivan;统计,2020年国内正规医美服务市场中,民营机构市场份额约占82%,公立机构仅占18%。在大众认知里,医美属于“暴利”行业,但实际上,业内获取“暴利”的,往往是那些医院医生设备材料成本低、获客途径隐秘、漫天要价的“黑医美”机构。

    “绝大多数黑医美机构太过隐蔽,而且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确实很难被发现,这给监管造成困难。”师俊莉说。

    图/视觉中国

    令人欣喜的是,医美行业已渐渐进入“强监管”时代。新氧方面相关负责人向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表示,进入2021年,国家大力整治医美产业、打击非法医美,这有助于医美行业“良币驱逐劣币”。

    据了解,2021年6月,国家卫健委办公厅联合8部门印发《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》。11月,市场监管总局发布《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》,再次重拳整治违背社会良好风尚、制造“容貌焦虑”等各类医美广告乱象。

    与此同时,白小强称,第三方医美平台的诞生也帮消费者过滤了很多“黑机构”。上述新氧相关负责人称,平台的审核范围覆盖了机构、医生的资质认证、商品信息、社区内容等,贯穿了求美者从决策到消费的全部流程。据新氧数据颜究院相关数据显示,2020年3月至2021年11月,新氧累计已拦截涉嫌违规违法医美商品例、机构次、违规或超范围执业医生人次。

    在此背景下,业界也传出了医美类企业IPO审查收紧,上市门槛大幅提高的声音。

    据《财经天下》周刊粗略统计,近年已有多家医美公司上市未果。

    冲击“美容院第一股”的美丽田园,公司纠纷不断,近三年内退赔款总额超过5000万元。而港交所最新信息显示,其上市状态尚在“处理中”。

    伊美尔招股书显示,于往绩记录期间,公司也曾多次被处罚,原因主要包括违法发布医疗广告、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、使用未取得医疗器械注册证书的医疗器械等。据查,伊美尔招股书已于2022年2月“失效”。

    更早的2018年,年营收突破10亿元的“莆田系”艺星医美赴港IPO。但在2019年,在大连艺星一位女性顾客死于隆胸手术的事件曝出后,艺星医美上市梦碎。

    邓之东认为,医美行业监管政策趋严但并未彻底关闭政策大门,监管的目的是为了规范,强监管将推进医美行业阳光透明、加速成长,成熟规范,形成一个更加规范、更加透明、更加安全、更高效率的医美行业,不规范、不变革的医美企业将逐渐被市场淘汰。

    而在行业仍处于发展早期的今天,师俊莉呼吁说,行业应在普及医美知识上应更努力。同时她也表示,求美者们想要“变美”,一定要去官方渠道寻找相关机构,并在充分了解医生风格、技术、理念之后再做选择,避免遭受身心、经济上的多重损失。

  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白小强、肖虹、陈炎为化名。)

   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黑色靠谱赚钱真实路子的内容,更多关于黑色靠谱赚钱真实路子可以关注本站。